揭秘Rabbit R1真相:CEO吕骋回应套壳安卓质疑风波

Featured Image
CEO吕骋亲自下场澄清

号称要干翻所有APP的Rabbit R1,自己先被干翻了。

年初高调宣传的时候,CEO吕骋说好的搭载的是全新操作系统Rabbit OS。

结果就在这两天,安卓专家Mishaal Rahman(下文简称“拉哥”)却发现了个不小的端倪——

这玩意儿就是套壳安卓啊!

用拉哥的话来说就是:

不仅内部系统是安卓,就连整个界面都是由安卓APP提供支持。

而且拉哥还成功把Rabbit R1“移植”到了安卓系统,在谷歌Pixel 6a手机上就能运行……

这下可解释了此前大伙儿长期存在的疑问:为啥Rabbit R1不是个APP呢?

因为它就是个APP!

这一消息的曝光,可真是在科技圈里炸了锅。

The Verge甚至非常犀利地点评道:

人工智能正处于Juicero时代。

最终,Rabbit R1的CEO吕骋也出面回应了。

被曝套壳安卓
——

其实拉哥的这次实验,也是基于刚才提到的大伙儿对于Rabbit R1长期存在的困惑。

虽然在拉哥实际体验的过程中,承认了Rabbit R1可以实现的一些功能,包括:

与大语言模型交流、拍照获取物体信息、用Spotify播放音乐、用Uber叫车,以及用Doordash订餐等等。

但基本上也就是这些了,似乎Rabbit R1能做的事情都可以在安卓APP上复制。

于是拉哥也产生了类似的疑问:为什么Rabbit R1不做个APP,非要搞成199美元的硬件,而且还得单独配网,电池性能也一般?

机缘巧合之下,一位网友与拉哥分享了Rabbit R1的启动器APK(安卓应用程序包)。

于是拉哥灵机一动,在经过一些修补工作之后,打算设法把Rabbit R1安装在安卓手机上——谷歌Pixel 6a。

不装不知道,一装吓一跳。

拉哥在手机上安装了这个APK之后,Pixel 6a就直接变了Rabbit R1!

并且在设备操作上,Pixel 6a的音量调高键,对应的就是Rabbit R1侧方的按钮。

通过这个按钮,拉哥就可以按照提示,一步一步完成设置向导,创建一个Rabbit R1的帐户。

由于Rabbit R1的显示屏比Pixel 6a小得多,分辨率也低得多,因此可以看到主屏幕界面只占据了手机显示屏的一小部分。

在安装和设置完毕之后,就可以用安卓手机版Rabbit R1向AI助手提问并交流了。

视频地址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5YT3YouKymJbAAPOBDgInA

拉哥并没有在这台安卓设备上测试其他的功能,像Spotify、拍照识别等等,但他表示如果其它功能不能正常运行也并意外。

因为Rabbit R1的启动器APK被预先安装在固件中,有一些权限可能是用户无法获取到的。

不过拉哥觉得现在的实验就够了,足以证明一个滑稽的事实:

从本质上讲,包括Rabbit R1在内的许多小众AI硬件产品,都是在修改版本的AOSP上运行的。

不仅如此,拉哥还提供了一个反向操作的证据——有用户已经在Rabbit R1运行安卓APP了。

然而不巧的是,现在这位用户已经把发布的视频“下架”了……

不过在此之前,也有不少网友陆陆续续发布了关于Rabbit R1的测评。

各路网友测评结果
——–

例如国外测评大神Marques Brownlee(下文简称“布朗哥”),就在昨天上新了长达20分钟的测评Rabbit R1视频。

布朗哥先是客观的对Rabbit R1已有的各项功能做了测试,包括跟大模型对话、拍照识物等等。

不过在视频中,布朗哥单独开设了一个章节,名曰“It’s Also Bad”。

首先他吐槽的就是Rabbit R1的电池:

出门带手机的同时,还要带上这个设备就已经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了。

然后即便你不用Rabbit R1,它的电量也是哐哐地掉啊,差不多4小时就没电了,每天得给它充电好几次。

不仅耗电速度惊人,给这么小的设备充满电竟然还需要45分钟。

其次在功能上,布朗哥认为Rabbit R1缺少很多他认为只是很基础的那些功能,例如不能设置闹钟、不能设置定时器、不能录视频拍照片、不能发邮件、没有内置日历……

基于此,布朗哥还发出了一个灵魂拷问:

你有触屏功能,却只能用来打字。

为什么触屏就不能用在其它功能上?用滚轮和按钮操作简直不要太麻烦好吧。

……

总而言之,布朗哥对Rabbit R1的评价是:花200美元,不知道用来干啥。

除了布朗哥之外,也有不少网友在X上发布关于使用Rabbit R1的体验。

不过有一说一,蛮阴阳的,例如下面这位:

我已经厌倦了X上有那么多人说R1没有用了。

它已经对我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

仔细看下图,“这不是一个热狗”……嗯,听君一席话,如听一席话。

不过对于网友们吐槽的电池问题,似乎Rabbit R1官方这边给出了修复。

在更新版本之后,电池的使用寿命会明显变长:

但除了Rabbit R1本身之外,背后的CEO吕骋,这两天再一次被冲上了热议的风口——这不过这一次是海外。

吕骋AI硬件,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流
—————-

原因是吕骋在前两天的一场发布会中的表现。

出场还是非常自信满满的,面对镜头的提问“你觉得这些(同场的)巨头们会给你带来威胁吗”,他说:

我才不管,他们做他们的,我做我的。

然而,到了演示环节,却翻车了……

他在现场让Rabbit R1订麦当劳,但第一次的结果以失败告终;而第二次的尝试也是等了不少的时间:

视频地址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5YT3YouKymJbAAPOBDgInA

但其实,这并不是吕骋第一次在AI硬件上碰壁了,细数他的过往经历,开头过程和结尾,似乎都在重复同一条河流。

吕骋,是AI领域的华人连续创业者,西交利物浦大学毕业,创立渡鸦科技(Raven Tech)。

渡鸦当时就主打AI语音交互,希望带来智能手机以后的下一代操作系统,产品在Demo和发布演示中,充满着未来感十足的气息。

加上吕骋本人90后,深受市场关注。他和团队也长袖善舞,在YC等知名海外孵化器的贴金历程上会下功夫,光环迷人。

然而即便风光一时,但从结果上来看,消费市场对此并不买单,这款产品也从未实现过更大规模量产。

其后百度世界大会上,吕骋压轴登场,带来了轮式机器人,描绘家庭宠物机器人的未来…可是后来也不了了之了。

或许是希望真正能证明自己,在百度一年后,吕骋选择离职百度,在美国创立了以AI为中心的公司Cyber Manufacture Co.,也就是今天Rabbit的前身。

吕骋有一个爱好——酷爱收集复古合成器,这让他和瑞典音频硬件公司Teenage Engineering的创始人Jesper Kouthoofd建立起了联系。

Teenage Engineering专门做电子设备及相关产品的设计和制造,小型掌上游戏机Playdate,就是其与软件开发公司Panic联合推出的。

不过从目前销量的结果上来看,也是较为一般。

再后来就到了Rabbit R1,吕骋同样也是选择与Teenage Engineering合作设计。

至于对这款产品最初的想法,吕骋自述:

手机虽是生活中“必需品”,但自订阅了iPhone的每年升级换新服务,越发觉得与iPhone之间的情感连接不断被抹去。

换句话说,他对手机已逐渐不感兴趣。

在与Teenage Engineering团队讨论了一番后,双方一拍即合,对Rabbit R1的构想和设计逐渐清晰了起来——打造将AI和复古结合的小玩意。

这也就是Rabbit R1的由来。

那么接下来Rabbit R1的表现会如何,是否会扭转目前的口碑,答案就要交给时间来回答了。

One More Thing
————–

就在拉哥发布爆料贴之后,他的动态又更新了。

首先是他的IP或者设备ID遭到了屏蔽:

我的Pixel 6a现在“无法连接到 Rabbit OS”,所以我无法再发送任何查询。

随后,拉哥又收到了来自吕骋的亲述声明,大致内容是:

Rabbit R1不是安卓APP。我们知道有一些非官方的rabbit OS应用程序/网站模拟器。

rabbit OS和LAM运行在云上,有非常定制的AOSP和低级固件修改,因此没有适当的操作系统和云端点的本地盗版APK将无法访问我们的服务。

在今天的OTA之后,我们实施了多个云验证改进来验证设备/客户端请求。

嗯,有点意思。

Share this content: